力守馬力波47天的烏克蘭36旅訣別文分析:從為何俄軍一定要攻下該市談起!

烏克蘭的馬里烏波爾市(Mariupol ,以下簡稱馬立波)守軍主力,海軍陸戰隊36旅昨日發送即將最後一戰的訣別電文,引發全球媒體報導,實際上該文另有玄機。本文由整個馬立波周邊的戰況談起,讓讀者對戰況以及守軍為何要發文,有較全面的了解。

馬立波的重要性?為何成為俄軍迄今唯一強攻的城市?

馬立波的重要性有四:
1、經濟上,馬立波為烏克蘭在亞速海的最大城市、最大海港,重工業城市之一,有歐洲最大的煉鋼廠之一的亞速鋼鐵廠(Azovstal),

2、地緣上,俄軍奪佔馬立波後,比台灣還大一點的亞速海(Azov sea,3.75萬平方公里)就會變成俄羅斯內海。0

3、馬立波亦為從俄羅斯本土陸路(不用過橋)通往克里米亞半島的鐵路與公路必經的區域,讓半島的物資補給不用在依靠脆弱且運量有限的克里米亞大橋。

4、東南線烏克蘭正規軍的最大基地,也是亞速營民兵的大本營。烏克蘭海軍與海警在馬立波的船隊,也能威脅克里米亞大橋。

▲馬里烏波爾位置圖

馬立波圍城戰的戰況發展

馬立波為南線俄軍開戰的首要目標之一,總共調動了4萬多人圍攻,在俄軍所謂的第一期作戰中,攻烏俄軍總數才19萬,足見攻略馬立波對俄軍的重要性。

為了避免偏頗,本文以綜合外媒的地圖資料解析(報導多半也是引用自美國的戰爭研究所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為基礎,分析俄烏開戰以來的馬立波戰況。

下方圖1為引用BBC報導的圖片,簡述如下

3月2日,俄軍與親俄民兵開始攻擊馬立波守軍的外圍防線。

3月17日,馬立波外圍烏軍防線全失,俄軍包圍圈完成,烏軍退入馬立波內以巷戰抗敵。

3月24日,俄軍突破馬立波西面烏軍的防禦,開始朝市中心進攻。

4月10日,俄軍基本上將烏軍市內防區切成兩個部分。

下圖則是發稿前馬立波近期的戰況:

4月11日,俄軍佔領由烏克蘭海軍陸戰隊防守的馬立波港口區,烏軍防區基本上被切割成兩塊,南部防禦圈被壓縮到臨海的一小片區域,應該是殘餘的海軍陸戰隊兵力。東北與東南區則是以亞宿營為主,依靠工業區的建築物,繼續防守。

但根據以往的戰爭規律,當城內守軍的防禦圈被切成幾塊時,如果無法由外部救援,通常很難繼續守下去。

▲馬立波城鎮戰鬥,烏克蘭軍隊攻擊俄軍。

▲馬立波俄軍視角,拍攝其控制區。

為何烏克蘭軍隊無法增援馬立波守軍?

請見下圖,亞速海的制海權在俄羅斯手上,該海唯一通往黑海的克赤海峽,更被俄羅斯海軍與海警完全封鎖,馬立波烏軍完全不可能透過海上增援/補給。

如由陸路增援,馬立波不但被俄羅斯軍隊包圍,俄軍控制區更遠達60公里,烏東方面的防守情況已經很吃緊,不可能派出夠強大的機械化部隊,在基本上沒有空優的情況下,穿透這麼遠的距離救援。

由空中突入馬立波是戰爭初期唯一的增援方式,原本烏軍確實曾經派遣Mi-8直升機在Mi-24武裝直升機的掩護下,利用黑夜以超低空飛行,進入馬立波運送補給與接走傷員/重要軍官,但後來俄軍加強了野戰防空火力,烏軍進出馬立波的直升機屢次被俄軍擊落,只能中止此類任務。

以馬立波交戰的烈度,守軍只要一兩周收不到補給,很快就會消耗完所有的彈藥。一旦預期補給不順,開始節約彈藥,就會讓防線出現弱點,被敵軍不斷蠶食。

▲粉紅色區塊為俄軍控制區,馬立波被重重包圍在內,南方亞速海的制海權也在俄國。


▲烏克蘭的Mi-8直升機,從馬立波起飛撤退時,遭到俄軍以肩射飛彈擊落。

俄軍對馬立波街區掃蕩的雲爆火攻

馬立波的住民地戰鬥,烏克蘭守軍採用每一間房屋放幾個人到一個班的抵抗模式,並且在各層樓間靈活移動,致使俄軍必須一棟一棟房屋進行巷戰,非常耗時,也造成市區建築物破壞相當嚴重。

俄軍的軍事科技其實相對落後,在住民地戰鬥上,與二戰其實差異不大,首先在大街上還是需要裝甲車輛掩護,以及開炮清理障礙,對每個疑似目標都要開砲掃射,花費不少時間,再投入大量步兵清掃戰場。但是進入建築物區塊後,仍然必須以步兵一棟棟一幢幢的進入房屋內部清理,如果此時烏軍有狙擊手或設置詭雷,極易造成重大傷亡。

俄軍從車臣格洛茲尼(Grozny)到敘利亞阿勒波(Aleppo)的歷次攻城戰中總結的經驗,為了在巷戰中避免死傷太大,因此只要懷疑有守軍的建築物,就會發射RPO-A溫壓火箭彈(Thermobaric Weaponry,中文的溫壓是「高溫高壓」的縮寫)攻擊。

RPO-A為93公厘口徑火箭,11公斤重,單兵就能攜帶,有效射程450公尺,彈頭內裝填炸藥與金屬粉末,引爆後炸藥把高溫金屬粉末擴散到空氣中,與氧氣激烈作用,瞬間發生劇烈的塵暴,形成超高溫超高壓的火球。

爆炸時可形成溫度達2500攝氏度、以秒速2000公尺膨脹的高溫高壓熾熱火球衝擊波。相比於普通炸彈,這種高熱沖擊波無孔不入,形成獨特的殺傷效應,特別適合於殺傷洞穴、地下工事、建築物等封閉空間內的敵人。

其對開放場域的殺傷空間為50平方公尺,並有縱火的效果。對密閉空間則為80平方公尺,並有耗盡該空間氧氣的效果。整體來說,對軟性目標的破壞力,約等同一枚152公厘高爆彈。

▲RPO-A溫壓火箭彈看似口徑不大,但是破壞力驚人。
城鎮戰  巷戰
▲俄軍以雲爆彈進行馬里烏波爾的住民地戰鬥,造成很多建築物有爆炸與燒灼痕跡。

烏克蘭海軍陸戰隊36旅訣別文…另有玄機

烏克蘭馬里烏波爾市的防守主力之一,烏克蘭海軍陸戰隊36旅,在4月11日透過臉書,發出最後一戰的訣別電文(原文連結),概要翻譯如下:

親愛的烏克蘭人民:

我們是烏克蘭海軍陸戰隊36旅,以海軍少將米哈伊洛·比林斯基(Михайла Білинського,烏克蘭獨立運動英雄)命名,在 2014 年沒有背叛效忠誓言的官兵,離開克里米亞後,繼續有尊嚴地執行保衛烏克蘭的任務!

自戰爭開始以來,我們一直在保衛馬里烏波爾,迄今47天。我們遭到俄軍飛機猛烈轟炸,被大砲、坦克和其他火器射擊。但我們有尊嚴地捍衛自己,執行一切「原本以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任何資源都會耗盡。

在戰鬥中,我們曾經獲得過50門122mm砲、一些NLAW飛彈的補給,每天數次20分鐘的星鏈通訊 – 謝謝伊隆·馬斯克(Elon Musk),這系統雖然經歷了許多空襲,但仍然在作業。不過,之後我們就沒有得到更多的補給了。

由於本旅缺乏補給,火力每況愈下,敵人逐漸將我們推回了 Azovmash 工廠,用重武器包圍了我們,現在正試圖摧毀我們。我們已經多次聯繫總部,傳達本旅的狀況,但高司單位也無能為力,沒有辦法派遣部隊支援。

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本旅的海軍陸戰隊官兵,在沒有補充彈藥、沒有食物、沒有水的情況下戰鬥,英勇的大批陣亡或負傷。

目前傷員的數量幾乎是本旅剩餘官兵的一半。四肢受傷的輕傷員是防守的主力。幾乎所有的步兵都被殺死了,現在的第一線射擊戰鬥任務,是由砲兵、高射砲手、通訊員、甚至司機、廚師、管弦樂隊手來進行。

無可諱言,本旅剩下的官兵雖然英勇戰鬥,但本旅的戰力正在逐漸走到盡頭。我們剩餘的彈藥是從敵人那裡奪取而來,但敵軍防守越來越嚴密,所以很多官兵因為彈盡援絕而陣亡。

通訊已經幾乎中斷,今天可能就是最後一場戰鬥,我們最後的機會是肉搏戰。迎接我們的結局就是死亡或力戰被俘。

親愛的烏克蘭人民,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我懇求你用一句好話記住海軍陸戰隊,無論事情如何發展,不要說海軍陸戰隊的壞話。

本旅官兵已經竭盡全力,做了所有可能和原本以為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我們永遠忠誠!(Бо ми ВІРНІ ЗАВЖДИ!)
2022 年 4 月 11 日…

▲烏克蘭海軍陸戰隊36旅官兵,在戰爭初期上傳至臉書的擊毀俄軍卡車照。

軍人對長官不滿  能透過社群網站宣洩?

這篇訣別文一出,媒體紛紛轉載,許多人質疑其真實性,而根據烏克蘭媒體的報導,記者聯絡上該旅FB的管理員,他表示帳戶並沒有被盜用,而那封「來自海軍陸戰隊的信」作者是該旅一位高階軍官,由於無法與上層溝通,只好透過這種方式公開投書。

實際上前文的翻譯,為了語境流暢,在「我們已經多次聯繫總部,傳達本旅的狀況,但高司單位也無能為力,沒有辦法派遣部隊支援。」這段,略去了很多情緒用語,經熟悉烏克蘭語的專家指點,補充如下:

本旅曾經向南部作戰指揮部請求,提供增援兵力以加強防守,或是突圍!但是海軍陸戰隊指揮官尤里·索多(Yuri Sodol)和傑利亞季茨基(Delyatitsky)等高階軍官,以及其他官員,真的讓我們失望了!

包含我們不斷向總部反應的內容,他們總是說「已經在做了,正在做了」…但例如他們承諾的直升機增援,一架都沒有出現。我們曾與承諾解除包圍的俄軍指揮官進行談判。我們也與總統進行了交談,他向我們保證以政治或軍事方式解決當前局面。(但什麼都沒解決)

至於補給不暢的部分,該文作者還寫到:一些「聰明的將軍們」建議我們從敵人那裡奪取彈藥,但那些只出嘴的軍官並不在前線!。在整個戰局上,我們本來有機會(編按,應指突圍),但因為指揮系統太慢了,所以最終拖到沒辦法(被圍困)。沒有人願意再跟我們溝通,看來我們已經被高層放棄了吧!

—————–

其實對於熟悉烏克蘭語的人來說,上述的內容會讓烏克蘭軍方相當尷尬,因此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司令Zaluzhny上將接受媒體詢問時,對該文不予評論,僅表示「馬立波的防守仍在繼續,與英勇保衛這座城市的國防軍部隊聯繫是穩定和維持的。我強調,開展防禦等軍事行動不應該是能在公眾領域討論的話題,我們正在使勝利成為可能,並從各個方向拯救人員和平民的生命。」

社群網站對戰爭的影響 我軍也應重視

以筆者的觀點,烏克蘭海軍陸戰隊36旅官兵,竭力抵抗擁有優勢人力與火力的俄軍猛攻,力守馬立波47天,已經克盡軍人的職責,非常讓人欽佩。

但是該旅高階軍官掌握軍隊FB專頁的”大眾媒體”,是否應該把部隊對上級不滿的情緒,經由這樣的管道公布,則有待商榷。筆者相信前述的不滿情緒,不只是該軍官個人,應該是整個部隊的心聲。

軍人也是人,在戰場的巨大壓力下,苦戰多日後,身心抗壓都已經達到極限,利用FB吐槽上級,作為發洩管道,似乎也是避免不了的人之常情,但此情況實際上,除可能洩密外,甚至成為部隊譁變、倒戈的危機。

因此我軍部隊似乎應參考此案力,研究如何利用社群網站建立軍隊正面形象,但又能嚴格控制部隊對於網路的使用的方式,以免在平時或戰時,部隊因不當的發文洩漏軍事機密,或是打擊民心士氣。

部分圖片取材自網路,如有著作權人不同意請來信至:force.fashion77@gmail.com
我們將於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