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gnitive Warfare

認識「認知戰」:一個既「傳統」又「創新」的作戰方式 中共對台重要打法!

「認知戰」(Cognitive Warfare)這個名詞,雖然最近才為躍上新聞版面,但實際上解放軍從2003年早就將其列為「正式戰法」,特別針對台灣與香港,因礙於國際情勢,不方便以解放軍「直接」動武,「認知戰」更是解放軍完成作戰任務的重要方式。

解放軍的「新三戰」

在了解什麼是認知戰之前,一定要知道解放軍的「新三戰」!解放軍於2003年12月,總結了前蘇聯解體,以及1990年的第一次波斯灣戰爭,與2003年讓海珊政權迅速覆亡的伊拉克戰爭經驗,把打贏「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的「新三戰」列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顯示解放軍不只強調軍事武力的「硬殺」,也重視心理、輿論、法律方面的「軟殺」手段。

2015年12月31日,解放軍由四大軍種(海陸空+火箭軍)變為五大軍種,新增「戰略支援部隊」,業務包含「情報」、「技術偵察」(無人機、雷達、衛星…等偵察手段)、「電子對抗」(即電子戰部隊,干擾和誤導敵方雷達和指管通情系統)、「網路攻防」和「心理戰」(實際應囊括新三戰所有範疇)等五大領域。

習近平 戰略支援部隊
▲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是習近平發動所謂軍改後,2015年12月31日成立的第五軍種。

美國防部:解放軍新三戰不能等閒視之

根據美國國防部淨評估辦公室(ONA)2014年的研究報告,當2003年解放軍首次宣布「新三戰」時,美國軍方並未充分關注,認為它與普通的政治宣傳並無太多不同,直到2010年之後,美國才漸漸注意到,解放軍的新三戰已經開始取得戰果,不能等閒視之。

報告指出,輿論戰是中國長期重視的領域,新三戰理論在輿論戰領域的創新,最重要的是結合心理戰,不僅可以從心理上打擊敵人和增強自己,而且其運用範圍隨著科技發展擴大,諸如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外交等領域無所不包,最終讓對手懷疑自身,進而在內部發生矛盾衝突,甚至將其納為已用。

至於法律戰,則是強調戰爭行為的發動及實施,必須有使用武力的正當性、合法性,作戰手段、方法的合理性,以及通過人道主義原則運用來達成合法性目的。

報告指出,美國隊解放軍的新三戰缺乏了解,原因是美軍雖有心理戰行動準則,但內容偏向在戰場上,如何利用宣傳手段達到弱化敵軍抵抗意志的目的,只是輔助作為,先天上限制了心理戰的應用。

相對的,解放軍直接將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視為戰爭方式,是中國傳統兵學的新發揚,將古兵書中「不戰而屈人之兵」、「兵形象水」、「奇正相生」、「避實擊虛」、「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等包裝成新戰法。這些獨特文化思維形成的戰法,也讓許多美國學者在中國軍事戰法研究領域,一時無法參透其中奧妙的文化壁壘。

簡言之:新三戰屬於不對稱戰爭的一環,能透過最小的成本,達成「攻心為上」或「不戰而勝」的效果。由於「新媒體」與「社群媒體」具有即時、擴散與分享的功能,且訊息真假不易查證,更容易操作前述效果,故近年來已成為中共新三戰執行中,最重要的媒介。

共產黨對台統戰工作

2021年1月5日,中共中央印發新版的《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條例》,作為統戰的最高指導原則,其第三十五條論述對台統一戰線工作的主要任務是:貫徹執行黨中央對台工作大政方針,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廣泛團結海內外台灣同胞,發展壯大台灣愛國統一力量,反對“台獨”分裂活動,不斷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同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該條文新增了”發展壯大台灣愛國統一力量”與”不斷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等表述,同時刪除了”鞏固深化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基礎”之詞句。顯然要發展壯大支持統一的力量,推進統一進程,也需以新三戰作為主要工具。

中共  統戰
▲中共對台統一戰線工作的主要任務之一:發展壯大台灣愛國統一力量。

什麼是「認知戰」

「認知(Cognitive)」原本是心理學上的名詞,指的是人類對於注意力、語言使用、記憶、感知、問題解決、創造力和思考等心理過程。「認知戰」則並非解放軍的軍語,是中華民國蔡英文總統於2020年5月20日的第二任就職演說中首次提到。蔡英文總統認為,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在超限戰領域,已經進入資訊戰與認知戰的交鋒,且是現在進行式。

根據我國國防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的研究報告,認知戰是結合前述正規的心理戰、輿論戰,加上透過社群媒體發動的訊息戰、宣傳戰…等方式的一種綜合型戰術,敵方透過網路、社群媒體的操作,型塑我方群眾對政治、經濟、軍事…等重要事項的看法,最終導向對敵方有利的認知,進而達到「改變行為」,即做出對敵方有利的行為,例如不抵抗即投降(換成敵方的角度,就是完成了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認知戰在軍事上屬於「灰色地帶衝突」,難以區分平時或戰時,雖時都可以發動,並可從官方與非官方、軍方與民間等協同進擊,不受限平時與戰時,並善用敵方、我方、國際媒體與新媒體平台。

國防院指出,當前新型態的戰爭發展迅速,敵對國家也已逐漸避免武裝衝突的熱戰,轉而在網絡世界進行無聲的交鋒。其中「認知戰」則是中共對台新型的戰略之一。台灣也將網絡世界的認知戰,視為兩岸間已開打的戰爭領域。所謂的「認知戰」是意圖奪取一般民眾,對於資訊的認知,還有對事件的詮釋的話語權,也就是一般俗稱的「帶風向」。

疫情
▲我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開記者會時,都不斷以看板提醒民眾小心認知戰。

認知戰的操作細節

認知戰呈現出來的方式有「藉由捏造、散播虛假、爭議訊息,以達到影響大眾的認知,讓接受資訊的人對身處的體制的產生質疑、不滿,進而改變他的行為」,藉此擴大社會分化與對立。當然有一些具體的操作方法,例如以輿論戰為例的10個方法:

一、熟悉科技,取得先機:輿論需要憑借一定的「載體」,隨著歷史的發展,輿論載體也發生了質的變化(例如網路與新媒體的出現).打贏輿論戰,首先得掌握輿論裝備,掌握輿論裝備的配備使用,並預先就在新媒體佈樁佈線,往往比後到者,能夠培養出更大的群眾基礎。

二、找好說法,先入為主:假設輿論戰的戰略目標是A,要群眾支持A,往往需要各種「理由」,才能爭取輿論的支持。而理由最好是淺顯易懂,如「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恐怖主義」、「分裂勢力」等。

三、反復造勢,威懾對手:輿論就是造勢,就是要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通過造勢,在精神上刺激敵人和威懾敵人,在造勢場合也有「人云亦云」、「德不孤必有鄰」的群眾效果,洗腦速度更快。

四、實行管制,創同溫層:除了攻擊還要防守,輿論管制是非常重要的輿論作戰,管制得當,效果好,輿論才能為自己服務,戰爭才能多一份勝算。這裡有常見的誤解,不一定要政府機關才有管制的權利,例如某個FB粉專只允許同一種政治傾向的粉絲留言,其他的留言一概刪除,也是一種輿論管制。

五、加強滲透,影響公眾:輿論先影響一批人後,潛移默化的要求這些信徒,不只聽還要動作,開始協助輿論戰左右和引導公眾認識。

六、輿論欺騙,蠱惑人心:以「3分真相+7分謊言」組成的假訊息,一般人難以馬上判斷出真偽,是輿論戰中常見的武器,協助我方擴散輿論帶風向。主動攻擊並非都以我方的立場發言,也可以利用「反串」的方式,即本身並非具有某種身分或立場,但卻假裝自己是該身分立場的人來發言。

反串的常見目的有幾種,一種是反串與自己立場敵對的身分,並故意破壞其形象,這時常會誇大一些持敵對立場者可能的負面特徵,引起大家反感,甚至引發筆戰,間接達到詆毀持敵對立場者的效果。第二種也是反串敵對身分者,但明顯讓人知道在反串,其目的只是要展現出某種諷刺或趣味。

七、輪番轟炸,分化敵人:主動出擊前往別的輿論場,例如別的粉專,以真訊息或前述假訊息有計划地組織「輿論轟炸」,重點打擊相反輿論的組織,瓦解其公信力。假訊息還能分化對立輿論的支持群眾。

八、澄清部分,忽略全部:如遭遇到對手的輿論攻擊,只針對其中對自己有利的部分大肆程清與還擊,對己不利的部分,就算是真相也冷處理,因很快大部分人就會忘記,或是被新的資訊蓋過。

九、溝通友軍,爭取同盟:削弱敵人的力量,壯大自己的陣營,是輿論作戰的重要戰法。如果沒有天然的友軍,透過金錢收買等方式,也能「創造出」友軍與同盟。

十、全力壓制,阻斷信息:如果真的有敵方輿論戰將帶領的取得話語權,我方實在壓不住,也收買不了,就想辦法掐住敵人的喉舌,讓他有話說不出,方法如抹黑、人格毀滅等。

根據2019年由瑞典哥德堡大學主持的政治學跨國調查計畫V-Dem計劃近日釋出最新年度資料庫,在新單元「數位社會」中的統計數字指出,台灣遭受外國假資訊攻擊程度為世界第一。

V-Dem的全名是Varieties of Democracy,是一個針對政治體制與民主運作各面向的大型政治學跨國調查計劃,有全球近兩百個國家的資料,是目前政治學界在國家與變數上涵蓋最廣的資料庫之一。團隊成員超過五十人、許多都是相關領域的著名學者,和超過三千名各國的學者專家合作,以搜集各種指標資料。

Foreign Government Dissemination of False Information
▲Foreign Government Dissemination of False Information

我國國防部的對策

國防部發布的「四年期國防總檢討(QDR)」中提到,認知戰以影響心理意志及改變思維為目標,且作戰場域不受時空限制,中共綜合運用三戰(心理戰、輿論戰、法律戰)作為,及散播不易分辨的假訊息,藉全面性文攻武嚇手段,企圖造成國內矛盾。為反制中共認知作戰,國軍已建立快速反應機制,持續運用多元媒體導正輿論,以消除社會的疑慮與不安,同時也建立3大反制策略,包括「運用科技工具發揮優勢」、「善用多元媒體形塑支持」及「持續國際宣傳共同應對」。

但雖然政府與國防部針對認知戰,可以利用查證回報、溯源分析、澄清評估等方式應對,但怕的是人們對自己或執政者沒信心。而更可怕的是,政府要清除假新聞假訊息,就有人說這是無端「扣帽子」大興文字獄。又或者為政府禁止或懲罰假訊息來源,有友人會說這是隱瞞掩蓋,錯事全推「假訊息」,鉗制言論自由,讓政府怎麼處理都動輒得咎。

制腦權爭奪戰

打新三戰與認知戰所衍生出的新軍事概念,被一派學者稱為「制腦權」,交戰目標為爭奪戰爭中的重要高地,不過爭奪的都都是虛擬的高地,包含「虛擬空間」,以及「認知空間」。

這派學者認為「未來戰爭」的戰場不僅包含「物理空間」即海、陸、空、太空這樣的自然空間,還將包括「虛擬空間」(亦即「網路空間」),這不是指如駭客般竊取或破壞網路空間,而是如何在正常的網路空間運作中,取得優勢。

另一個戰場則是爭奪「認知空間」,認知空間指包括個人和群體中,由人類情感、思維、意志、心理活動、信仰和價值觀等構成的空間。

例如「國家認知空間」就是一個國家的主體成員,對自身文化、歷史、集體記憶、社會意識等方面的認知。如以「國家認知空間」作為新戰爭的戰場,就是不同國家文化、制度、價值觀之間的碰撞衝突,雖然沒有真實的血腥廝殺,但勝者得以「不戰而屈人之兵」,往往比戰鬥更有效率。

此派學者認為以「國家認知空間」為主戰場,不費真刀真槍擊敗敵國,美國等西方國家就是箇中老手,前蘇聯解體就被認為是登峰造極之作。

在冷戰期間,美國對蘇聯實施了潛移默化的認知空間攻擊,國家、民族、政治等概念的含義遭到肢解或顛覆,蘇聯人民的思想意識逐漸陷入混亂境地,原本高尚、偉大、光榮的民族英雄和歷史記憶,在美國的意識操控下,最終被解構和顛覆。

例如在前蘇聯經濟困難時期,通過影響蘇聯一些經濟學家的理性思維,讓其在蘇聯國內發表一系列迎合西方意圖的公共言論,隱蔽性地「勸說」蘇聯人民放棄自己國家的社會制度與民族文化,以「徹底的」、「無條件的」態度迎接西方所謂的「文明新時代」,最終連領導人都深信不疑,毫不考慮的就全盤移植西方的經濟與制度,不管是否符合當時蘇聯的國情,導致前蘇聯最終崩潰解體。

當然前蘇聯的崩潰是眾多原因綜合的結果,並不全是蘇聯在認知空間被擊垮這個單一原因,但很多學者確實認為是重要推手,故也可以作為認知戰威力與效果的參考及借鏡。

認知戰
▲由於國內言論非常自由,認知戰早已如火如荼的打響,是無間道還是豬隊友,台灣還剩下多少時間能驗證?
部分圖片取材自網路,如有著作權人不同意請來信至:force.fashion77@gmail.com
我們將於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