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AP 抗炸反地雷車

連美軍都畏懼的「路邊炸彈」:IED 簡易爆炸裝置為何威力如此強大!?

IED翻譯成急造爆炸裝置,或路邊炸彈,因其幾乎都是埋在路上,等車輛或人員通過時引爆。美軍在2001年後的阿富汗與伊拉克戰場吃盡IED苦頭,超過60%的陣亡人員直接死於IED攻擊,更造成大量傷殘人員。就算是精銳特種部隊,遇到IED也變成待宰羔羊的無奈…IED成為美軍從中東戰場撤軍的重要原因之一。

IED怎麼產生恐怖的威力

IED(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不同於地雷,因地雷是以預計好的規格設計製造,尺寸與威力都能事先確認,但IED是用一大堆裝置隨意組合而成,每個IED幾乎都不太一樣,能不能爆炸與爆炸威力,其實製作者也未必能掌握

IED裝置的核心有兩個,一是主爆藥,這部分通常是利用當地軍隊流出的砲彈或炸藥,尤其是152mm以上口徑的砲彈,因為口徑越大的砲彈,內部的炸藥量越多,這個才是重點,常見的152mm OF-530砲彈,彈頭內的高爆炸藥約6kg,串個3顆就有18kg的高爆炸藥同時引爆,威力就很可觀了。更有威力的是使用250kg或500kg航空炸彈改裝的IED,有如下方第一段影片的巨大威力。

IED
▲在伊拉克被美軍破獲的IED裝置,連接4枚砲彈的彈頭。

▲防不勝防的各類IED爆炸影片。

另一個IED的核心組件則是「起爆裝置」,當前大部分IED的起爆裝置,幾乎都是利用一般的電器民生用品加以改裝而成,因此材料幾乎看不到違禁品,來源不受限制,也就很難取締;也由於當前IED大都採取一次性爆破的攻擊模式,所以起爆電路的結構更單純,會炸就好,簡單易學,恐怖份子也很容易掌握。

為何IED突然發展起來

其實台灣對IED不算陌生,早年台灣常常出現的”土製炸彈”,就是一種IED,只是並非採用軍規炸藥,威力不大,而且多半是用來恐嚇商家勒索取財,不以引爆為目的,所以引爆裝置也多用丟擲起爆的原始方式。

1990年代後,電子科技與通訊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手機更成為日常用品,這促進了IED裝置的進化與興起。現代化的大部分IED,都是以「無線通訊」的電子裝置啟動,這類無線電通訊裝置,包含人員用通訊對講機、手機類行動通訊裝置、WIFI通訊等,各種零件或成品,早就能在各國電子商場輕易購買與組裝。

只要在通訊順暢下,即可遠端遙控起爆IED,甚至有些IED安裝時,特意使用電瓶供電,亦有防水措施,能在起爆前數十天就安裝完畢,再伺機引爆,讓受攻擊方很難事先察覺。

IED
▲伊拉克戰場的IED鋪設位置,竟然利用內賊接應,直接埋在柏油路下方,引爆前很難偵測。

目前防範IED攻擊最有效的方法是「電信阻絕」,即安裝電訊干擾器,以各種不同頻段的大功率發射裝置,同時間阻斷以發射點為中心內,可能被用來啟動IED的無線電頻率(阻絕範圍以干擾器功率而定)。簡單說就是可程式化的蓋台,我方通訊頻率跳過其餘通用頻率一率壓制。

但是電信阻絕對「觸發感應式」或是「人員線控式」的IED無效,因此IED的佈設方常混合三種IED裝置,星羅棋布的安置在殺傷區內,除了強化爆炸攻擊的成功率,還能大幅度增加對手的心理壓力。

實戰上來說,美國在阿富汗戰場,俄羅斯在敘利亞戰場,都實施對IED的通訊壓制,但很難做到全面防範,仍不時遭到IED暗算。俄軍甚至派駐在敘利亞戰場的「將軍級」高階軍官遭IED炸死,全程被影片紀錄。

▲阿富汗戰場,塔利班先讓前兩輛防地雷車通過,再引爆IED炸毀無防護的悍馬車。

上方影片中第一輛懸掛美國國旗的軍車通過時,塔利班沒有引爆IED,因為那是一輛防地雷車,第二輛掛著海盜旗的美軍防雷車駛過,塔利班戰士依然按兵不動。

第三部通過畫面則是一輛抗炸能力很差的悍馬車(Humvee),塔利班立刻引爆了IED,在巨響與煙塵中影片也隨之結束。根據後續報導,悍馬車上四人都是美軍的軍士官,分別是一名陸軍上尉、兩名陸軍中士,以及一名空軍中士,當場陣亡三人,一名陸軍中士重傷,但後送治療仍於數天後不治。

▲敘利亞戰場,俄羅斯格拉德基赫少將遭到IED暗殺的實拍畫面。

上方影片是2020年8月18日,俄羅斯駐敘利亞高級軍事顧問,格拉德基赫少將(Maj.-Gen. Vyacheslav Gladkikh)所在的車隊,完成任務返回途中,在距離敘利亞東北部城市代爾祖爾(Deir ez-Zor)15公里處,遭遇IED路邊炸彈襲擊,少將與另外兩名NDF(親敘政府的民兵)軍官當場被炸死。

進階版的VBIED

傳統固定式IED有個明顯的缺點,就是只能守株待兔「被動攻擊」,因此也有攻擊前(甚至埋設前)就被發現、被拆除/干擾(即前述電信阻絕)的風險。

VBIED(vehicle-borne 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則是改進版,把IED裝置整個搬到車上,或防護力更好的裝甲車上,以車輛機動性能「主動」選目標發起攻擊,因為VBIED可在隱密工廠改裝,沒有埋IED時可能被發現這種問題,保密性更好,且因為汽車載重量大,通常也能安裝更多的主爆藥,例如直接攜帶一枚航空炸彈,因此爆炸威力更強。

 

VBIED
▲被查獲的VBIED,車廂內攜帶一枚250kg航空炸彈。

民車改裝的VBIED在道路上機動能力強,最後衝刺的速度快,更是一大優勢。雖然一般車輛的板金,無法抵抗突擊步槍以上輕武器的射擊,但許多一般車輛改裝的VBIED,會焊上額外的裝甲,避免在衝入目標前就被輕武器擊毀,雖然犧牲一點機動力,但大幅度強化防禦力。

VBIED
▲車頭與車輪處焊上額外裝甲,整車塗以沙漠色的VBIED。

當然VBIED主動發動攻擊如成功引爆,駕駛就…所以VBIED也被歸類為自殺炸彈(Suicide bomb)的一種,跟攻擊者通常能全身而退的IED略有區別。(但駕駛也可以停好車之後下車離開再引爆,那就變成汽車炸彈(Car Bomb)了)

▲在道路行進中不慎自爆的VBIED,可見其巨大威力。

▲伊拉克戰場遇到裝甲化的VBIED,政府軍以肩射火箭無法傷其分毫,最後動用M1戰車開炮加以擊毀。

▲阿富汗戰場一輛被塔利班擄獲的悍馬車改裝成VBIED,衝入政府軍基地後引爆。

總之,製造IED並不需要高深的知識、技術和精密的設備與昂貴的材料,所以在可見的未來,IED應仍將是恐怖份子遂行其恐怖活動的主要攻擊模式之一。反恐單位應密切注意世界各地恐怖份子所常用之爆炸裝置的種類,對於反制恐怖主義活動將有相當的助益。

防衛IED的方法

如果是人員碰到IED引爆,幾乎都非死即傷,只有搭乘裝甲車輛,還有生存機會。但近年來IED的威力越來越強,戰車或裝甲車遇上疑似有IED的目標,也得非常謹慎,不是退避三舍就是先下手為強,開炮將其擊毀。

▲M1A2戰車早期還敢用輾壓方式處理IED,後來IED威力越來越大,美軍就禁止戰車再去輾壓疑似有IED的目標。

IED M2 IFV
▲被IED炸穿底盤裝甲,扯裂車體的M2步兵戰車(IFV),足見近年來IED威力的成長。

防雷抗炸裝甲車

IED雖不是專業的反戰車地雷(例如成型裝藥、自鍛破片這種),但也能對一般裝甲車輛產生傷害,其單純依靠爆炸力,讓爆炸破片與空氣衝擊波,撞擊裝甲與車體,將能量轉到車輛上。

爆炸衝擊波的每秒加速度可以達到3000m /s2(Metre per second squared),如果車輛太輕可能整輛被拋飛,就算是夠重的大型戰車,也可能讓局部裝甲變形,甚至產生破裂與碎片,對內部成員產生殺傷效應。

就算衝擊波沒打破裝甲,衝擊波的加速度,可能對接近爆炸點附近的成員(通常是駕駛)造成震盪與傷害,例如猛烈的被加速朝側面或頂部方向彈出。其他車內設備與碎片,也會因為這個震波加速度,在車內飛射。

因此針對IED的攻擊方式特色,裝甲車輛通過以下幾種方式降低爆炸力與衝擊波造成的傷害,稱為抗炸反伏擊車(Mine-Resistant Ambush Protected)簡稱MRAP

1、底盤防雷設計:一般裝甲車輛的底盤通常是平面裝甲焊接而成,現在發明了V型防雷底盤,或是加裝V型爆炸波偏向板,這種結構能夠分散爆炸力與衝擊波,將一部分爆炸能量向車體下方洩出。

例如下方照片中的埃及(Egypt)M60戰車,在西奈半島(Sinai Peninsula)遭到恐怖份子以IED攻擊,所幸爆炸的位置,正好與底盤形成V型(看過M60戰車底盤就知道,不是平版狀的),因此幸運的產生了一些V型防雷底盤的效果,雖然懸吊系統幾乎都炸光了,但成員都生還,只有駕駛輕傷。

M60 IED
▲M60在 IED的攻擊下,雖然路輪被炸飛,底盤受損,但成員都幸運存活。
V型底盤
▲這張照片能清楚看出防雷車V型底盤的特色。

2、改變底盤結構與強度:第一層採用高強度裝甲版,並儘可能減少艙蓋、維修門、焊接線這些薄弱部位,避免爆炸波將焊縫撕開。此外,第二層後採用三明治結構,中間採用泡沫、蜂窩狀材料已吸收爆炸能量,最後則為防破片內襯或塗料,減小破片在艙室內的二次殺傷效應。

3、懸吊系統提高與強化:在有地雷或IED疑慮的地區,懸吊系統儘可能將車身抬高,因為車底距離地面的高度越高,爆炸波傳到車體的衝擊波強度就越小,強固的懸吊系統也能緩和爆炸威力。如前述埃及的M60戰車在底盤高這一點,應該也稍微佔了便宜,此外其懸吊系統被炸飛,但也分散了爆炸衝擊力,效果就跟多層裝甲一樣。

4、設置抗炸座椅:抗炸座椅的原理是座椅的支撐位置,不與車體底部接觸,改懸掛在車頂或利用車身側面支撐,並且採用吸震的懸吊設施,座椅與地板間也有足夠空間,這些設計都是為了讓對爆炸的衝擊波加速度,無法從座椅傳到成員身上。

此外,座椅還有「腳版」,讓成員的腳也是連結在座椅上,而不是放在車體地板上。座椅還有四或五點式安全帶,避免成員被拋出。總之IED如果在車底下引爆,難免炸毀戰車的懸吊系統甚至部分外部車體設施,但只要成員沒事,就是成功的防護措施。

Oshkosh M-ATV MRAP
▲美國Oshkosh M-ATV MRAP示意圖,可以看出外觀上的細節,符合前述抗IED爆炸的各項設計。
MRAP 抗炸反地雷車
▲美軍美洲獅MRAP 抗炸反地雷車,接受IED爆炸測試。
Mine-Resistant Ambush Protected
▲美洲獅MRAP在實戰中遭到IED攻擊,車體毀損,但人員毫髮無傷,輕鬆下車。

對抗VBIED

對抗VBIED,除了多設觀察哨或用地面警戒雷達等方式,及早發現目標外,通常還須要有能夠貫穿輕裝甲車的戰防火力,才能於VBIED引爆前,阻止其行動或將其擊毀。

例如下方影片是2017年,埃及西奈地區(Sinai Peninsula)發生的一起自殺炸彈車(VBIED)攻擊行動!一輛載有100公斤高爆炸藥的銀色小客車,高速衝向一處檢查站,當時正有一堆軍車民車在大排長龍,接受檢查。

所幸警衛的M60戰車發現狀況不對,立刻準備反制,但是炸彈車已經衝到極近距離,開砲已經來不及,機槍也無法立即造成足夠的破壞…於是M60以履帶與重量做為武器,衝過去將自殺炸彈車碾成廢鐵,使其無法再前進,避免衝進車陣。

接著戰車掩護軍車倒退,週邊汽車上的乘客,也紛紛下車四散避難,突然炸彈爆炸了,由於炸藥量大,爆炸波及範圍廣,造成7人死亡,但如果不是戰車即時阻止VBIED的機動力,如讓其衝入車陣再引爆,後果更不堪設想。

用反戰車飛彈或是戰車砲,在遠距離擊毀VBIED的戰例也不少。

▲埃及M60戰車阻止了一次VBIED攻擊。

▲敘利亞戰場庫德族軍隊使用RPG火箭筒擊毀VBIED的精彩實拍!

摧毀製造IED的工廠

IED為了對抗前述通訊遮斷以及其他偵測方式,也需要越來越精密複雜的加工,以及為了大規模生產的需要,必須在工廠或類似的場所集中製作,這就給了「連根拔起」清除掉IED威脅的機會,下方影片就是美軍直接用 JDAM摧毀製造IED的工廠。

▲美軍派戰轟機以JDAM炸射IED製造工廠實拍,釜底抽薪解決問題。

部分圖片取材自網路,如有著作權人不同意請來信至:force.fashion77@gmail.com
我們將於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