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島:16小時

穿上這身迷彩的意義,你是否思索過? 獨家試閱「太平島: 16小時」戰爭小說(上)

背景故事

菲律賓海軍特種作戰大隊「海妖中隊」在太平島外海進行演訓持續整整一個月。這群承襲美軍海豹部隊訓練、裝備與戰術思維的精銳部隊肆無忌憚地在南疆邊境大規模演訓,所為何來?

於此同時,中華民國兩棲偵搜大隊的精銳偵查排也因移地訓練而開抵太平島。暗潮洶湧的國際強權之爭,無情地將戰爭迷霧籠罩於這座蕞爾小島,更將用硝煙血肉喚醒沈睡的軍魂。

作者「阿諭」提供本站讀者的獨家試閱版,故事從國軍遭到敵軍包圍,並殘忍的「計時殺俘」逼迫國軍投降開始…

第十八章

【35分鐘前】

太平島補給倉庫  晚間23:15

能夠聯絡上戰備巡弋中的沱江級,對於困守倉庫的四人來說都是一劑強心針。但振奮起來的士氣很快就面臨了新考驗。因為敵人給的10分鐘時限將至,很快對方又會再次以人命作為要脅。

 

「燈又亮了。」一直在窗邊警戒的王楷旭說道。

「我們有什麼計畫嗎?還是堅守、拖到沱江級來救我們?」陳睿哲問。

另外三人都沒有接話。

誰也不希望再看到任何己方的人遭到處決。卻也什麼忙都幫不上。

 

「就面對事實吧,我們對於被拉出來處決的人無能為力。」王楷旭打破沉默:「既然我們都已經豁出去了,就沒什麼理由好退縮。」

「你承受得了嗎?」謝秉佑問。

「我們必須讓他們知道用這種威脅的方式沒有效。否則,我們將寸步難行…」王楷旭說,眼神裡閃著堅決。

王楷旭手錶上的計時器發出提醒。

果然,幾秒鐘內就傳來廣播開啟的雜訊聲響。

 

『再過兩分鐘,我們就會執行處決。希望你有認真思考過這個決定。你的同伴將因為你的驕傲和固執而喪命。』敵方指揮官的聲音再度傳來。

陳睿哲與謝秉佑紛紛拿起武器,提防敵人可能的攻堅。陳睿哲爬上二樓,主動拿起了測距儀。與王楷旭共同朝向集合場進行觀測。

當王楷旭看向集合場時,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小看了敵人。

他執槍的手停不住顫抖。

因為此時,跪在集合場中央的人正是他親如父兄的學長駱品麒。

 

「是你們偵查排的人!」陳睿哲轉頭驚呼。

王楷旭竭力調整呼吸,將十字鏡瞄準著後方持槍的菲律賓士兵。

「…你有聽到我說的嗎?」「有,不要在那邊廢話。」

「他…」

「他是我學長,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王楷旭的聲音顫抖,額上青筋暴露。那股強自壓抑的怒氣誰都看得出來。

陳睿哲回到測距儀。

「272.4公尺。」

 

【一年前  左營兩棲基地】

十字鏡裡,人形靶左側冒出彈著土屑。

「脫靶,偏左15公分。向右修正。」觀測手淡定地說

王楷旭隨著觀測手複誦,語氣裡難掩懊惱。他重新拉動槍栓,上膛。

 

那時的王楷旭還不是神射手,只是個剛通過資格訓的中隊新兵。打靶成績還行、體能也符合標準、加上細膩而強韌兼具的心理素質,他被分到狙擊分隊內。開始16周的集訓。

要成為一位狙擊手並不是簡單的事情。現實世界不是電玩,輕鬆按著滑鼠右鍵左鍵切換就能打中目標。每一槍都是精密計算的結果、加諸在手指上的每一寸力道則是科學與經驗的結合。

然而這一系列判斷,都仰賴射手身邊的觀測員提供精準資訊。

駱品麒,這位高瘦、沉默、撲克臉的士官,就是王楷旭的搭檔。除了專業的觀測本領外,他還是位不可多得的狙擊導師。他陪著王楷旭自製偽裝用的吉利服(Ghillie suit)、在無數個夜間休息時間悉心說明彈道在濕度溫度下的變化、他無私地向王楷旭分享著射擊經驗、訣竅以及習慣。

 

「你試著改扣扳機下緣,動作慢一點,用扣的、不要用拉的。」

「你個子小,穩定度要格外重視,另一手拉槍背帶讓你跟槍托貼穩!」

「不要妄想學《決勝時刻》,什麼依照風向修正…你沒這麼偉大,下一秒風向隨時會改變…絕對不要冒著暴露位置的風險射擊。」

每一個實用的建議,都讓王楷旭更超越了前一秒的自己。

 

「學長…為什麼你是觀測員而不是射手啊?」一晚,王楷旭忍不住問。

駱品麒沒有回答,只是顧左右而言他。

後來王楷旭才輾轉知道,原來是一場車禍讓駱品麒的右手掌開過刀。讓無法再掌握精密射擊的他,不得不離開崗位。從一名出色的狙擊手,變成了輔助的觀測員。

在那個夏末,王楷旭得以成為留下來的最後一批人。將狙擊章繡上了胸口。

雖然人們都稱讚他萬中選一,但王楷旭心裡清楚,若沒有駱品麒的指導,自己絕對無法成為現在這個模樣。

 

如今,暴徒就在狙擊鏡的另一端,拿槍指著自己的人生導師。以此為要脅,教他放棄勝敗關鍵而棄械投降!

該怎麼做?

 

『我知道剛剛那個孩子可能動搖不了你,所以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們這群特種部隊間的聯繫到底能有多緊密。』敵方指揮官嚷著:『讓我見識一下真正的生死兄弟情(Blood Brother)吧?』

 

「欸!你真的沒問題嗎…?」陳睿哲問。

「我們是軍人!任務優先,他能理解的。」王楷旭咬牙:「衛星通訊設備是勝敗關鍵!我們必須要維持和沱江艦的聯繫!」

「可是──」

 

『你還剩下一分鐘!』

 

王楷旭搭上扳機、開保險,下定決心若是這傢伙膽敢開槍處決駱品麒,自己不惜暴露狙擊位置也要讓他償命!

但儘管王楷旭戰意堅決,心底卻不停冒出另外一種聲音。

償命有屁用啊!駱品麒學長會死!會毫無價值地死去!

他們會像殺狗一樣隨意地朝他後腦開槍!然後當著你的面拖走!

那可是駱品麒學長啊!你會失去你的恩師搭檔!你怎能看著他死在你面前?

 

『你還剩下三十秒!』

去他的勝敗關鍵!

 

王楷旭放下T93,背起M4突擊步槍起身。

「欸幹現在是怎樣?」陳睿哲嚇了一跳,而王楷旭完全沒有回應,一口氣溜下鐵梯。

「那支衛星電話還能用嗎?」王楷旭指著充電中的舊式衛星電話問。

「呃…我不確定…他電還沒充滿。」郭姿筠嚇了一跳:「能不能正常開機我都沒有把握。」

「所以你打算交出這台機器嗎?」謝秉佑問。

「哩洗咧靠北喔!弄到最後還不是要投降!」陳睿哲跟著滑下了鐵梯,他將無線電往旁一丟,怒道:「媽的!紹偉白死了!」

王楷旭沒有回話,只是將身上戰術口袋插滿彈匣。

「說要打到底的是你!現在急著要去投降的也是你!幹你是把我們都當白痴嗎?」陳睿哲湊上前,一把扯住楷旭的袖口問:「明明大家都是軍人!就你弟兄最尊貴、死不得,對方一拉出來你就軟了!那紹偉呢?他的命不是命嗎?他才19歲欸!」

王楷旭轉過身,從肩上口袋裡拿出手榴彈。

他拉開插銷,手緊捏著壓板。

「幹你在衝三小啦!冷靜一點!你不要生氣啦!」陳睿哲驚慌失措飛快跳開。謝秉佑也被嚇倒在地上,郭姿筠更是驚叫出聲。

「幹幹幹幹王楷旭你不要衝動。」

「我沒有要投降。」王楷旭說:「把設備給我,我去拚一波。」

王楷旭的「拚一波」實在太過驚悚,陳睿哲與謝秉佑都難以接受。他們紛紛躲在倉庫內,看著王楷旭揹著衛星通訊設備、捏著手榴彈走在跑道上。

 

「為什麼手榴彈不會爆炸啊?」郭姿筠小心翼翼地問,一邊看著角落邊王楷旭留下來的兩枚MkII。第一次親眼看見有人在自己面前拉開手榴彈的插銷,實在太震撼了。

「妳沒有打過電動喔,不要丟就不會爆炸了阿。」陳睿哲不耐煩地說。

「白癡喔不要亂教啦。」謝秉佑低罵,轉身對郭姿筠說:「手榴彈會不會爆炸,重點不在於丟不丟。而是引信有沒有啟動。」

謝秉佑小心翼翼地將手榴彈拿起。郭姿筠下意識地想跑,但看謝秉佑一向沉穩便放下心聽他解釋。

「這圓圓像是耳朵的鐵環,王楷旭剛剛拔掉的,叫做插銷。當插銷一拔掉,這側的鐵片…」謝秉佑解釋,手指比畫著手榴彈的側板:「鐵片就會鬆脫,上面的簧片就會敲到雷管,啟動引線。王楷旭剛剛雖然拔掉插銷,但是他手捏緊著這塊鐵片,阻止了雷管的啟動。」

郭姿筠點頭,稍稍安心。

「所以不要相信那種只會打電動的北七,說什麼不丟就不會爆炸的幹話。」謝秉佑認真地說。

「喔好厲害喔,手榴彈大師捏。」陳睿哲做了個鬼臉出言奚落。

「這樣看來,其實手榴彈蠻安全的嘛。」郭姿筠伸手想拿。

「甲蘭啦。這種手榴彈是二戰時期美軍用的捏!」陳睿哲吐槽。

郭姿筠手停在半空,求證地看向謝秉佑。

「對,雖然雷管跟火藥是新的。設計跟外殼確實是二戰時期的產物沒有錯…」謝秉佑點頭:「所以如果等一下真的得用上,我還是不敢拿來丟。誰知道雷管會不會出什麼問題…」

「那…請把它拿遠一點。」郭姿筠認真地說。

 

『停下來!現在立刻停下來!』

廣播裡,敵方軍官有些急切地用英文喝叱。三人看著王楷旭的身影依舊在跑道上走著,跨出的戰鬥靴步伐一致、不屈不移。好似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止他走向敵陣。

透過望遠鏡,三人看出王楷旭這一手確實讓敵人陣腳大亂。十多名士兵持槍衝上跑道大聲呼喝,企圖制止這個捏著手榴彈的矮小士兵。

「幹這傢伙的卵蛋一定很大。」陳睿哲嘆道。

「這種時候還能提起卵蛋到底是什麼心態阿…」謝秉佑問。

「他這樣有去無回吧…」郭姿筠擔心地說:「我們什麼事情都不做嗎?」

 

謝秉佑沉吟,他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更好方法。

「十、十一、十二、…十三…」陳睿哲拿起望遠鏡,低聲數著敵人:「如果我們一開始人數推算的沒有錯…大半敵人幾乎都跑出來了」

謝秉佑立刻聽懂陳睿哲的打算。

「你覺得敵方還留在指揮所裡的人,有幾個?」謝秉佑問。

「若是扣除高處警戒的、看守俘虜的…應該不到五個。」陳睿哲說:「估算多一點,十個吧…也不是不能硬幹的數字。」

 

「你們…」郭姿筠驚訝的說不出話。

「王楷旭都被逼著走這一步了,我們也沒什麼理由退縮。」陳睿哲說:「就像他說的…拚一波。說不定還有機會。」

-----------------------------
未完,第十九章連結
部分圖片取材自網路,如有著作權人不同意請來信至:force.fashion77@gmail.com
我們將於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