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ed States Air Force Pararescue

「殺生為護生 持槍的天使」美國空軍特種部隊:空降搜救組

美國六個軍種(陸軍、海軍、海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空軍、太空軍)除了剛成立的太空軍,其他五個軍種都有特種部隊,本文介紹美國空軍中,相當有特色的一支特種部隊:「美國空軍空降搜救組」(United States Air Force Pararescue,PJ),故事先由真人版「衝出封鎖線」談起…

貝爾格勒博物館的F-16殘骸

一架F-16的座艙罩與尾翼殘骸,在塞爾維亞(Serbia)首都貝爾格勒(Belgrade)的航空博物館展出。被擊落的苦主飛行員,大衛·戈德費因(David L. Goldfein),在2019年5月2日寫出一則貼文,他寫到:「我不會忘記二十年前的這一天,因為有美國空軍空降搜救組PJ,我能夠與家人團聚,我永遠感謝戰鬥救援人員的犧牲與勇氣」

「PJ實現了他們的格言,”That Others May Live”:只要有一點可能,都不計代價將其拯救!我在塞爾維亞那晚,HH-60和MH-53直升機上飛過敵人領空,冒著生命危險拯救我的生命」

大衛·戈德費因歸來後,並沒有因為被擊落這種不光彩記錄而被冷凍,相反的,他繼續發揮飛行與領導才能,現在已經晉升美國空軍上將,擔任美國空軍參謀長,並於2020年10月服役37年後光榮退役。

F-16 wreckage
▲F-16很少在實戰中被擊落,因此博物館展出F-16被擊落殘骸的「收藏」並不容易!
David L. Goldfein
▲大衛·戈德費因1999年獲救後走下飛機的照片,與20年後晉升美國空軍上將的檔案照。

未來美國空軍上將差點在科索沃戰爭被俘

1999年5月2日夜,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期間,時任中隊長的戈德費因,率領F-16C機群低空飛行,執行防空壓制任務,即攜帶AGM-88 HARM高速反雷達飛彈,以及AGM-65小牛飛彈,準備摧毀位於貝爾格勒附近的南斯拉夫聯盟(Federal Republic of Yugoslavia )防空陣地。

不過由於美機群出擊的路線大都固定,這次被南聯盟設下了伏兵,目標只是幌子,埋伏在F-16機群飛行路徑上的偵察雷達發現目標後,接著地面閃出幾點火光,數枚第250防空旅第三連的SA-6防空飛彈朝F-16機群以三馬赫(Mach 3)速度飛去。而且防空飛彈的雷達操作員到了最後一刻,才突然將雷達開機,飛彈迅速鎖定目標。

這時戈德費因座艙內,飛彈來襲的警報大響!但因為是低空飛行,反應時間不多,只能開啟電子反制並以機動飛行迴避,但一枚高速逼近的SA-6仍在F-16機尾爆炸,飛散的彈頭破片摧毀了F110-GE-100渦扇發動機!

但是戈德費因發現飛機中彈後,操控系統無損,他還能控制F-16,於是努力操控飛機,希望滑翔回美軍控制區再迫降或跳傘。

但高興沒幾秒,戈德費因卻突然發現,座艙周圍亮光閃閃…把夜空照得如同白晝!原來是南聯盟防空部隊早已料想到,可能會有飛彈只擊傷敵機的情況,開始以40mm高砲猛烈射擊,希望擊落這架失去動力的F-16!

受傷的F-16任憑戈德費因的飛行技術再高超也沒用,還是如同待宰的鴨子,不久一枚近炸的砲彈破片射入座艙,打傷了戈德費因的手…顯然他已經沒有時間慢慢滑翔了,F-16隨時可能被砲彈直接命中,炸成一團大火球!戈德費因只能選擇棄機彈射跳傘。

SA-6
▲SA-6防空飛彈發射車與指揮車

PJ敵後救援  真人版衝出封鎖線

戈德費因平安落地,趕緊依照訓練,找尋可以掩蔽的地點,他整理好裝備後,沿著地勢低窪處走,隱蔽形跡,並拿出無線電,聯絡上空的F-16機群,告知狀況並求援,所幸非常快就聯絡上。但在救援來臨前,戈德費因只能靠自己,他知道南聯盟軍隊地面單位,一定如螞蟻聞到糖,快速朝他周圍湧來,希望活捉他。

幸好戈德費因有夜色掩護,南聯盟並不太清楚他實際落地位置。他也機警的拋棄了所有可能反光或發出額外聲音的裝備,接著開始移動,找適合救援直昇機降落的偏僻地點,還得小心迷路,以及注意是否有雷區或是巡邏部隊。

他足足走了四公里,才找到一處適合的地點,判定位置後,接著他隱蔽起來,開始最危險的步驟…「打開無線電,向救援單位通報自己的具體位置」,等候PJ特種部隊來救人。

接著就如同電影劇情,無線電當然被南聯盟截獲並定位,馬上派部隊前來抓人,並且以防空飛彈攔截PJ特種部隊搭乘的MH-53、MH-60G等三架救援直昇機,所幸直升機以電子干擾與迴避飛行等方式,閃掉了兩枚SA-6與1枚SA-9防空飛彈,以及幾波40mm高炮射擊,順利抵達戈德費因附近,這時南聯盟的軍隊也到達附近,可謂千鈞一髮!

PJ特種部隊官兵立刻衝下機,建立陣地掩護射擊,隨後以身體掩護戈德費因衝上直昇機(因為PJ有防彈背心,飛行員沒有),在南聯盟部隊開火送別的彈雨中,升空離開!所幸前來攔截的南聯盟部隊,只有攜帶輕武器,夜間射擊命中率也不佳,因此只在美軍救援直昇機上留下五個彈孔,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害。這是不錯的運氣,因為如果來抓人的部隊稍有準備,攜帶輕重機槍或RPG火箭彈,甚至有戰甲車支援,結局可能就完全不同!

PJ特種部隊是冒著生命危險救援,讓戈德費因二十年後還在感謝。也只能說戈德費因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留下一條命晉升到上將,繼續為美國空軍服務!

電影衝出封鎖線的原型故事,一般認為是1995年的O’Grady座機F-16遭擊落事件,因為這位飛行員躲藏比較久的時間。但電影也有參考本文戈德費因被擊落的事件。不過電影為了避嫌直接影射這些被擊落的不光彩事蹟,以及電影劇情需求(雙座機)直接把苦主從空軍的F-16改成海軍的F/A-18。

pararescue 特種部隊
▲衝出封鎖線真人版:救援飛行員大衛·戈德費因的pararescue 特種部隊任務成功後合影。


▲SA-6防空飛彈擊落O’Grady的F-16過程相關採訪與模擬動畫

空降搜救的歷史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的1920年代,世界各國就從一次大戰的經驗中發現,需要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前往偏遠地帶甚至敵後來營救被擊落或意外失事的飛行員,但這項任務落實後,比想像中困難許多,因為前往救援的人員,至少要具備:定點跳傘的技能、跋山涉水的充沛體力、醫療救護技能、以及在敵後作戰的能力,所以從理論到變成訓練課程,發展了20年才初具雛形。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場遼闊,英軍成立了山地與海上的飛行員救援小組,成效卓著,例如水上救援小組讓海上失事的飛行員,存活率從5%上升到40%。但幾乎沒有敵後救援的機會,因為納粹德軍對佔領區控制嚴密,飛行員跳傘逃生落地後,幾乎等於立刻被俘。

但是在亞洲中印緬戰區(China Burma India Theater)與太平洋戰場,情況與歐陸大不相同,美軍的對手日軍,對於這麼廣大的戰場,完全不可能處處設防,大自然反而是失事飛行員的最大敵人,例如飛越緬甸叢林與翻越喜馬拉雅山,為中國戰區運送物資的C-46、C-47運輸機,一旦失事無人救援,不用日軍出手,大自然就會要了生還者的命。

▲飛越中印緬戰區困難地形,為中國運送物資的美軍機隊。
▲在太平洋戰場迫降的美軍戰機

而這些廣大的地區,徒步進入根本不可能,只有在搜救到生還者後,趕緊跳傘進入以及空投物資,才可能來得及,如果生還者已經受傷嚴重。救援者還要能在第一時間搶救甚至進行開刀手術!這一切的救援經驗,以及認識到需要統一的單位來協調這些救援行動,美國於戰後的1946年成立了空中救援隊(Air Rescue Service,ARS),就是PJ的前身。

美國空軍空降搜救組簡介

PJ現在屬於美國空軍的空降救援隊(United States Air Force Pararescue,或稱Pararescue Jumpers),隸屬於美國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的特種部隊,但他們最專長的不只是殺死敵人(有可能需以寡擊眾),更需有效率的救人,因此被稱為「殺生為護生!持槍的天使」。

PJ成立目的雖為專職於戰場救援及野戰醫療的特戰單位,最為人熟知的任務是搜救飛行員…特別是在敵後被擊落或困難地形失事的飛行員,以及其他戰地搜救任務,但同時也負責支援航空暨太空總署任務及回收水上降落後的太空人。在重大災難時也會適時的支援救災。

▲完成任務,表情輕鬆的PJ與被救回,神色仍驚魂未定的飛行員。

PJ人員任務不只是在於地面上的救援,還要支援水面救難、所以在水面、水下的救難技巧更不在話下,而特戰技能也訓練的非常嚴格,畢竟在敵後救援的情況下,與特種作戰沒什麼分別!這些任務的特性使得一個PJ人員的戰技養成不輸給其它美軍特種部隊。

合格的PJ人員會擁有一頂棗紅色的貝雷帽,象徵著該部隊的專業、前人的犧牲、以及願意捨己救人的精神「That others may live」,而這句話也成為隊徽。

▲PJ成員的棗紅色貝雷帽。
▲PJ隊徽

PJ成員必需具有緊急救援、水上救援、潛水搜索、快速垂降、跳傘、野外求生、作戰技能等各項知識技能。最好還能擁有作戰管制員(Combat Controllers,CCT)的技能,在前線戰區能協助空中管制,例如航道管理、物資空投、飛機升降和設立臨時起落區等後援任務。

PJ成員幾乎都是經過正規臨床技能訓練,通過考試認證的緊急醫療士(NREMT Paramedic),有一定比例還具有急診醫學理學的學位(EMS Bachelor of Science)。通常要訓練出一名特戰隊員已經很難,要這些特戰隊員還具備醫療士或醫生執照更是難上加難的事,所以全美國通常只有約有400名左右的PJ成員。

▲需專精特戰與急救士/醫生等各項技能,讓PJ成員的養成非常困難,因為PJ的任務性質,步槍與手術刀都很重要。

PJ成員會分駐世界各地的美國空軍基地或航空母艦上。每支特種戰術中隊(SPECIAL TACTICAL SQUADRONS,STS)小隊約有4名PJ成員全天候待命。一旦遇有緊急救援任務,即隨搜救直升機出發執行任務。

在2014年上映的電影《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中,跳傘救難員又因為「獵鷹」(Falcon)這個超級英雄角色而聲名大噪。原來,由安東尼.麥基(Anthony Mackie)所飾演的「獵鷹」本尊山姆.威爾森(Sam Wilson)就是來自美國空軍第58空降救援中隊的退伍軍人。

▲傘降中的PJ。
Pararescue
▲Pararescue「 持槍的天使」形象照。
▲為了能克服惡劣的大自然環境完成救援任務,PJ還要有強健的體能與野外求生能力。


▲這部紀錄影片相當精采,完整記錄美軍特種部隊「空降救援隊」訓練與出任務與演習過程,一些小細節也拍出來,例如靶紙上清楚繪出人體骨骼與內臟位置,要求槍擊部位要能有效使敵方失能,不是打中就好。

從1947年統計至2015年,PJ在韓戰中於敵後拯救了1000名空勤人員,越南戰爭中拯救2800名,其後還有巴拿馬戰爭、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摩加迪休戰役、科索沃戰爭等,都有敵後出勤紀錄。

911事件後至2015年,PJ更於敵後出勤了12000次,另有5000次拯救民眾的全球範圍任務,換算一下幾乎每天都有勤務,任務量相當繁重!

部分圖片取材自網路,如有著作權人不同意請來信至:force.fashion77@gmail.com
我們將於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