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艦奉命撞擊你艦

弱勢俄國艦艇對強勢美國海軍利器:「我艦奉命撞擊你艦」 美軍退讓竟是最佳解!?

美國柏克級神盾飛彈驅逐艦馬侃號(USS John S. McCain,DDG-56),前月底進入靠近俄羅斯海參崴港(Vladivostok)的彼得大帝灣(Peter the Great Gulf),俄羅斯宣稱該艦入侵領海達2km!

俄艦通知要衝撞 逼迫美艦離開爭議海域

俄羅斯在一旁監視的無畏級驅逐艦(Udaloy-class destroyer)維諾格拉多夫海軍上將號(Admiral Vinogradov),這時以公用頻道的無線電訊號喊話,要求馬侃號立刻改變航線離開,否則將發動「衝撞」。馬侃號稍後即轉向離開。

俄羅斯從前蘇聯時代就主張該彼得大帝灣(Zaliv Petra Velikogo)是符合國際法上的「內水」,亦即領海,外國軍艦無權進入。

但美第七艦隊發聲明反駁稱該主張與國際法矛盾,美艦航行的水域並非俄領海「對俄國過度的海洋主權主張,提出異議」。否認彼得大帝灣是國際法定義的「歷史性海灣」,美艦通過為「實現航行自由和海洋合法利用」。

無論雙方如何各說各話,馬侃號確實在俄艦發出即將撞擊的宣告後,即調轉船頭離開,為什麼美軍不想跟俄艦硬碰硬?

船艦間衝撞講求的是「噸位與速度」,馬侃號是一艘長154m寬20m,滿載排水量8900噸的大型驅逐艦,四台LM-2500燃氣渦輪發動機能提供30節的衝刺速度,是一艘又大又靈活的軍艦!

近年來俄軍除了潛艇外,新造水面艦艇逐漸小型化,例如最新的守衛級巡防艦(Steregushchy class)滿載僅有2500噸,但這次攔截行動中派出的無畏級可不一樣,是前蘇聯時期製造的「大型反潛驅逐艦」,長164m,寬19.3m,滿載排水量8700噸,四台燃氣渦輪機推進,最高時速亦有30節!

所以這次俄軍是有備而來,8700噸的反潛大驅撞8900噸的神盾大驅,可一點也不吃虧,俄艦的機動性理論上也完全追的上神盾艦,更重要的是,俄艦對於撞船可當戰術動作在操演!

DDG-56
▲DDG-56 柏克級神盾驅逐艦馬侃號。
維諾格拉多夫海軍上將號
▲維諾格拉多夫海軍上將號

俄軍當事艦艇 2019年就以撞擊姿態挑戰過美軍

當事兩艦在「撞船的實際經驗上」有完全不同的境遇!2019年6月在東海,維諾格拉多夫海軍上將號對上美國提康德羅加級(Ticonderoga-class)巡洋艦「錢瑟勒斯維爾」號(USS Chancellorsville,CG 62)就差點發生碰撞!

當時兩艦以約50度的相對角航向急速逼近,最後在距離約100m時開始閃避,最近距離約15m,已經可以拍到對方艦艇官兵的容貌。事後當然美俄分別宣稱,由於對方危險逼近,為了避免碰撞才急改變航向。

但一般認為是俄艦主動「海上逼車」的可能性比較大,顯示俄羅斯海軍太平洋艦隊雖然整體戰力遠遜於美軍在太平洋的海軍,仍不畏懼,甚至樂於挑戰美軍。

Chancellorsville (right) and the Russian destroyer Admiral Vinogradov as they nearly collide
▲維諾格拉多夫海軍上將號(圖左)「逼車」錢瑟勒斯維爾號的空拍圖,由兩船尾跡可以看出航向。


▲維諾格拉多夫海軍上將號「逼車」錢瑟勒斯維爾號的實拍影片

當事美艦卻曾經是撞船事件的苦主,馬侃號驅逐艦在2017年8月21日前往新加坡途中,於馬六甲海峽東側,與載運12000噸石化原料前往新加坡的賴比瑞亞籍貨輪 Alnic MC 相撞,馬侃號在左舷水線處,被撞擊出一個巨大的破洞(直徑8.53m),推進與電力系統受損,多個艙室進水造成10名水兵逃生不及溺死。

馬侃號隨後進行了兩年的維修,耗資2.23億美元(約64億台幣)2019年10月才得以重新下水,2020年6月中旬恢復戰鬥部署。

DDG-56 馬侃號 受損
▲在舉升船上運輸中的馬侃號,可以清楚看到的受損位置(已用鋼板包覆)。

俄軍的「我艦奉命撞擊你艦」為什麼能嚇阻美軍

俄艦發出撞擊警告,可不是喊「狼來了」,不只是嘴砲說說而已,有多次直接衝撞,造成美軍損失,比較著名的就是「我艦奉命撞擊你艦」事件。

在1988年2月初,美國第六艦隊的約克城號神盾巡洋艦(USS Yorktown,CG-48)和史普魯恩斯級驅逐艦(Spruance-class)卡倫號驅逐艦(USS Caron,DD-970),接近黑海(Black Sea)的前蘇聯海軍基地,貫徹公海自由航行權與領海無害通過權。

但前蘇聯認定只有在領海的特定航道上,軍艦才有無害通過權,且需事先申請,其劃定了波羅的海、鄂霍斯克海、日本海的蘇聯領海內無害通過的航線,沒有黑海。

此外,這兩艘美艦在黑海逼近到離岸12km處航行,雖然看起來沒有任何軍事行動,實際上開啟了艦上大量的先進電子系統,進行深入內陸的強力電子壓制與電子情報偵蒐。

前蘇聯認為根據國際海洋法公約,外國船舶於經過領海時,有損害沿海國和平、良好秩序和安全之情事發生,即為非無害,包含無形的電子偵察作為。而且美艦先前已經多次來襲,通過外交管道交涉都無效,因此這次決定驅逐美艦以儆效尤。

但趕走美艦也要講實力,前蘇聯先派出4400噸卡辛級驅逐艦(Kashin-class)攔截,該艦竟然突發機械故障無法出海,只好以滿載3500噸的風暴海燕級巡防艦(Krivak-class)無私號(Bezzavetnyy)與更小滿載僅1150噸的米爾卡級巡邏艦(Mirka-class)SKR-6號進行攔截。

約克城號神盾巡洋艦滿載排水量10000噸,卡倫號驅逐艦也有8100噸,也就是前蘇聯派去攔截的軍艦總噸位,只有美艦的26%,小船趕大船通常力有未逮,美艦當時也完全不放在眼裡。

前蘇聯經過數次以無線電喊話,美艦不是置之不理,就是回應「我艦正在進行國際法許可下的無害通過」,看前蘇聯的小船能拿美軍大艦怎麼辦…

稍後無私號發出了著名的警告:「蘇聯艦艇已奉命阻止(你們)對領海的侵犯,將施以非常手段,我艦將分別襲擊你艦!」,後來這句警告被簡化成「我艦奉命撞擊你艦」而流傳至今。

但美艦官兵當時可沒把俄艦的警告放在眼裡,畢竟噸位贏太多,只拿起攝影機拍攝,看俄國人的小船到底敢怎麼樣…畫面清楚拍下無私號巡防艦加速並扭頭撞向約克城號巡洋艦,導致其艦尾「魚叉」飛彈發射架與船體受損。

SKR-6號巡邏艦則撞上卡倫號驅逐艦的尾部左舷,毀損了卡倫號的救生艇與相關吊艇設施。兩艘俄艦的船頭也輕微受損。

更重要的是,俄艦立刻發佈訊號準備進行第二次撞擊,美艦眼看俄國人玩真的,又不能開槍開砲真的把俄艦擊沈,撞回去也不見得划算(精密電子儀器易受損),也擔心前蘇聯派更多船艦過來支援,美艦只能很快撤出了前蘇聯領海回到公海。

約克城 無私號 黑海撞擊
▲無私號撞擊約克城的瞬間
黑海撞船
▲無私號撞擊約克城的模擬圖,可以看出兩艦的噸位差異。


▲無私號撞擊約克城的實拍影片

SKR-6號撞上卡倫號
▲SKR-6號撞上卡倫號,更可以看出兩艦噸位的巨大差異。

美首艘退役的洛杉磯級核動力潛艇就是被俄艇撞殘

雖然「我艦奉命撞擊你艦」成為知名事件,但這件事情美俄雙方其實還表現的挺斯文,主要原因是俄國人的船小,但如果俄國人的船比較大呢?

1992年2月11日,也就是前蘇聯解體50天後,在摩曼斯克(Murmansk)港以北26公里處的俄羅斯領海,一艘美國洛杉磯級核子動力攻擊潛艇(Los Angeles-class submarine)「巴吞魯日號」(USS Baton Rouge,SSN-689)正在進行監視俄羅斯核潛艇的任務,並建立聲納資料庫。

一般來說美國潛艇執行這類任務,都在大洋中悄悄跟蹤,以保障自身的安全,但當時蘇聯已解體,軍事指揮系統失靈與紊亂,巴吞魯日號也就囂張的潛入俄羅斯領海執行任務。

巴吞魯日號的艇員也認為洛杉磯級靜音性能良好,很難被發現,但這次因為離岸太近,可能被埋在海床的聲納探測到了…「發現不明潛艇」的資訊很快傳到正在附近值勤的954型核潛艇К-276 「螃蟹」(crab)號,艦長立刻判定只有美國潛艇才敢這麼囂張,奉命準備進行驅離作業。

К-276潛航排水量達到8100噸,潛深能達到750m,因此擁有強固的鈦合金艇殼,比起美艇巴吞魯日號的潛航排水量6900噸,潛深300m,在噸位與堅固性方面的性能明顯強一截。

而且K-276有「主場優勢」,當時位置在巴吞魯日號的後下方100m深的聲納盲區,並擁有海底地形的掩護,K-276又搭載了前蘇聯最先進的靜音科技,這都讓巴吞魯日號很難發現K-276而進行迴避動作。

隨後K-276就以全速上浮的姿態,衝撞巴吞魯日號(此動作一般用於突破北冰洋的厚重冰層上浮,足見動能之大),K-276的帆罩前端上部嚴重擠壓受損,巴吞魯日號則是艦體後下方壓力殼與水櫃破損,兩者都沒有人員傷亡,並且都順利返回基地。

但由於巴吞魯日號是單艇殼潛艦,任何壓力殼的直接損傷,都會影響其水密完整性,增加潛航時的風險,而且修復成本昂貴,尤其是艦體後下方這種預期不會損傷的位置…

最後僅服役15年的巴吞魯日號在1993年1月就停止值勤,1995年1月除役,成為最早除役報廢的洛杉磯級核動力潛艇。

K-276的帆罩損傷則可以輕易修復(未傷及艇身核心位置),1992年6月即修理完畢回到現役,雖事發後美俄雙方對外都稱此事為意外,但K-276的官兵在帆罩前方漆上一個有「1」的星星來表示獲得一次海戰勝利,因此是不是故意撞擊,不言可喻了。該潛艇至今還在俄羅斯北方艦隊服役。

K-276
▲K-276撞擊後受損的帆罩。
Baton Rouge SSN-689
▲在乾塢檢修的SSN-689巴吞魯日號。
K-276
▲K-276修復完成的帆罩,還故意漆上暗喻海戰勝利的徽章。

美艦讓步不是吃悶虧 是賽局理論的最佳選擇

無論如何,俄艦的撞擊警告,可以看做是在玩「膽小鬼賽局」。這是賽局理論的著名情境案例,由來是一種危險的「遊戲」:兩名車手面對面開車疾駛,快速接近,如果兩人都拒絕轉彎,任由兩車相撞,最終兩人都會死於車禍。

但如果有一方轉彎,而另一方沒有,那麼轉彎的車手會被恥笑為「膽小鬼」(chicken),由沒轉彎的車手勝出,因此這賽局模型在英文中稱為「The Game of Chicken」(懦夫遊戲)。

在賽局理論中這種由兩個玩家對抗的模型,雖然看起來是「不要命的最大」,但實際上玩家的最佳選擇,是取決於盡速了解其對手會做什麼:如果對手讓步,那本方就不應該讓步,但如果對手不讓步,本方就應該讓步。

所以美艦也並非是懦弱而退讓,雖然看似讓俄軍艦艇達成其目的,但實際上並不會改變全球海洋上美國海軍主動,俄國海軍被動的戰略態勢,美艦退讓是選擇了整個賽局中的最佳解。就像1916年日德蘭海戰(Battle of Jutland)後人的評價:「德國艦隊雖然攻擊獄卒(英國艦隊)得手,但實際上仍然被關在牢籠裡,被獄卒牢牢地看著」

部分圖片取材自網路,如有著作權人不同意請來信至:force.fashion77@gmail.com
我們將於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

討論區